闸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闸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周鸿祎中国互联网告别丛林时代的异类行道者

发布时间:2021-01-22 11:56:03 阅读: 来源:闸阀厂家

如果说过去一年是腾讯陷入前所未有争议与挑战的“本命年”的话,它的“劲敌”360公司及其董事长周鸿袆同样经历了漫长而跌宕的年份—越是在春节、国际劳动节和中秋等公众假期,他们的弦就绷得越紧:与腾讯“安全管家”的升级斗狠、“互卸”战争的爆发,纵使到了与腾讯“休战”后的2011年元旦,金山对于360收集用户隐私的指责又让周鸿袆难以片刻得闲。

从外界看来,战争于他已是一种常态。甚至业内的一些对手把周鸿袆称为“职业斗士”:通过一场场的对外战争让团队上下一心,博得一个又一个阶段性的成功。狙击瑞星,痛打金山,迎击腾讯,无外乎是证明他好勇争胜的种种表现。

“360从来不主动战斗,我们的战斗主要是用于木马和病毒,有时候是应对同行的责难,都是没办法而为之。”周鸿袆则如是对《环球企业家》说。

但在数月前与腾讯展开的旷世之战,让他的面貌更加极端化。在那场历时近一个多月的对抗中,中国互联网首次分化为明显的新旧派系之争:百度、金山等老牌的互联网公司站在了腾讯一侧,而与腾讯的各产品线形成竞争之势的中小型创业公司则纷纷选择助阵360。于是,在一个阵营眼中,周是霸权下率先起义、代表大家不平心声的摇旗呐喊者;另一个阵营眼中,他则是言行不一、睚眦必报、善于蛊惑人心的作恶者。

而周的看法是:“从来没把自己当一个商人,也没把自己当一个成功的企业家。我原来把自己当成一个喜欢技术的人士,现在把自己当一个喜欢自己创造产品的产品经理,希望通过自己做的产品去影响其他人。”

显然周鸿袆并不擅长韬光养晦,但在“3Q大战”之前,他显然并非当年那个“眼里只有竞争对手”的十足冲动者:首先,他不只在一个场合表示对腾讯这家公司的尊敬,以及自己只可能做一个市值是“腾讯十分之一的公司”的愿景。在2010年5月的一个访谈中,周鸿袆更直接表示,“它(腾讯)可以考虑跟其他公司战略结盟,举个例子,比如360就可以帮助腾讯做好搜索,也可以提供更好的第三方的安全服务。期望腾讯做成一个生态系统,而不是什么事情都自己去做。”这段并未被过多解读的话却几乎成了后续故事的预言:马化腾公开表示周鸿袆曾找到他希望寻求合作,并承诺帮助他先打击李彦宏,夺得搜索的优势地位,但遭到拒绝。最终与腾讯围绕安全领域的战争升级不可避免地打响后,周鸿袆终于坐不住了。他急于将掩藏在水面下的一切暴露在公众面前:法制和监管是否落后、商业竞争是否毫无道德底线,甚至大公司是否阻碍了行业创新的发展……

而绝对不容忽视的是,周的摊牌只是互联网界这几年形成的各种裂痕的总爆发:毕竟,在中国互联网行业崛起的这十几年间,老牌互联网公司享受了网民急速增长的“人口红利”,但这种增速正在降低,创业公司们难以避免的要迎来和老牌互联网公司的肉搏战。于是,腾讯、百度、阿里巴巴这三个中国互联网界的巨头,悄然间已经成为众矢之的。

而现在来看,无论当时谁是谁非,不可否认的是,在这场看似由周鸿袆发起的纷争之后,中国互联网的业态已悄然变革:用户的意志、开放的生态环境和竞争底线被拿到桌面上,成为各个玩家必须考量的问题,中国互联网的“丛林法则”多少有了一点与国际业态接轨的气息,晦暗时局也由此有望廓清。

其一是政府对企业间竞争监管的介入。2011年1月14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对外公布《互联网信息服务市场秩序监督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公开向社会各界征求意见。其中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捏造、散布虚假事实,恶意诋毁竞争对手,对竞争对手的产品或服务不兼容,干扰竞争对手的产品或服务的运行等,均被定义为不正当竞争行为。中国互联网协会也公布了《互联网终端软件服务行业规范》征求意见稿:对用户信息的收集、使用、转移进行细化规定,强调保护用户信息;软件不应捆绑安装,并提供便捷干净的卸载方式;软件不得恶意拦截互联网服务和其他软件信息等做出规定。

而马化腾亦曾对本刊表示,虽然腾讯开放步伐早已确定,但是3Q事件仍然对此有影响。首先让其意识到完全依赖客户端的危险性:因为有大部分流量来自封闭的客户端产品,其遭遇对手攻击时会带来较大损害。另外,腾讯“开放战略”中各个部门的步调难以统一,但是事变之后,腾讯内部能够上下齐心推行这一方针。

【反向操作】

互联网评论家洪波表示,“3Q之战”区别于中国互联网行业若干场口水战的另一个特点是,第一次让中国用户在竞争中显得如此重要。

经历过对手谩骂和网民抛弃的周鸿袆,太了解“用户口碑”对于一个公司和产品的重要性。自3Q之战开始之时,360的几封致用户的信,都深入地抓住了用户心理:它不再将用户作为整场战争的旁观者,而是切实的参与者,鼓励用户用脚投票。

虽然中国互联网发展了十来年,但用户在处于这种行业转折边缘时,更多是一种被动角色。如网易和九城的魔兽之争,用户只能接受魔兽关停的局面,看着双方互相攻击的种种新闻,却难以使上劲。但360的态度让用户顿觉亲切,他们一下子成为手中有选票的决策人,成为似乎可以改变战局的参与者。于是,从普通用户来看,腾讯剥夺了他们自主选择的权利。这部分网民的压力和抵制,才让这场可能带来持久伤害的不兼容战争草草收场。

对此,周鸿袆表示:“互联网里面更不应该有你的用户、我的用户这种概念。我相信用户越来越成熟,会作出自己的选择。”周鸿袆同时认为自己只会在安全领域深耕,而不会涉足即时通讯、搜索、游戏等方面。在他看来,随着网民越来越成熟,他们知道如何选择合适产品,一站式服务不可能对他们形成吸引,各种专业化服务的搭配才是大势所趋。同时,周也希望通过和各个厂商的合作分享用户和流量,形成一条共存的利益链。

在1月11日的一个论坛上,周鸿袆和另一位中型创业公司UCWEB CEO俞永福同台演讲,俞永福的一段话与周不谋而合。不被巨头抄袭的一个方法,就是反向操作,比如对方封闭,自己就开放;对方给合作伙伴分成少,自己就多与合作者分享利益。

“更极端的开放,更极端的把用户体验做到更好,才能赢得胜利。”周说。比如,目前腾讯在网页游戏的合作中给对方分成10%还有封顶,而360和UCWEB要做的,就是能与合作者分享更多的利益。

仙风道骨

西西三国

天神娱乐安卓官方版下载

南县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