闸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闸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感人鬼故事10-(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31:06 阅读: 来源:闸阀厂家

上一篇:《幸福梦境之惊魂旅行2》

穆小美倒也是满不在乎,不经意间陆云浩发觉,似乎整个店里的客人,都在有意或无意的关注着他们,诧异的表情浮现在每一个人的脸上。

“丫头,这里的人都在偷偷的看着我们。”陆云浩小声地说了一句,穆小美也感觉到有些不对劲,结了账准备离开,可是还没到门口。

“两位,等一下。”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

“老先生,有什么事吗?”

“两位听口音应该是外乡人吧!”“对呀,我们到这里来旅游的。”穆小美插了一句。

老者微微一笑,“这里不是旅游区,没有多少游客,你们是不是在村口的方向,遇到一个面目狰狞的老太婆。”

“遇到了。”“你们有没有接受他的佛珠手链。”老者一脸恐惧急忙问道。

“拿了,有什么问题吗?”此言一出周围的客人都鸦雀无声。惊恐地看着穆晓梅和陆云浩。

“年轻人,哎,村口的老太婆是鬼呀,他是催命婆婆,她给你们的手链,是下了咒语的,是催命符,你们命不久矣。”

“老人家,你可真有意思,讲鬼故事吧!”穆小美压根不信,

“老朽说的都是实话,不信看看你的手链。”这一看不得了,原本是白色的珠子,竟然变成了血红色,红的如此妖艳,仿佛一滴滴的鲜血就要滴落,“这是老太婆的巫术,等到珠子断开你们就没命了。”见势不妙陆云浩和穆小美想把手链摘下来,但是此时的手链似乎和自己的手腕已经连在了一起,只要一碰就会感到钻心的疼痛。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看看你们的身后,”天哪,穆小美和陆云浩的影子竟然在旁边多出了一个影子,竟然是老太婆的影子,此时的穆晓梅和陆云浩彻底惊呆了,“年轻人,这样吧你们遇到老夫,也是你们的造化,老朽是这家饭馆的主人,你们暂时不会有性命之忧,先在寒舍住下,容老朽想想破解之法。”

饭馆后院有几个房间,周围种着一些奇异的花草,可是穆晓梅和陆云浩对这一切却无心观赏,老者端了一些水果走了进来,“山里的野兽挺多的,晚上不要出去,注意安全。”

老者走后,陆云浩悄悄的说:“丫头,你没觉得这老者挺奇怪的吗,他穿的明明是木质拖鞋,但是走路却么有一点声音,还有,我闻到他的身上有一股血腥的气味,我总觉得这个村子,好像有些不对劲,只是一时想不起来。”鬼姐姐www.guijj.com

“你别疑神疑鬼的,我看这个老人挺好的,我们还指望他就我们一命呢,太闷了,到院子里看看花草,散散心。”月色显得有些惨淡,星光寥寥,

“这麽晚了,这两个老伯伯,还在下象棋,那个小女孩还在秋千上写东西,也不知道回家。”

突然间灵光一闪,“穆小美我知道是哪不对劲了,几个小时之前,这几个人还是做着同样的事情,天黑了还是做着同样的事情,就连表情都是一样,这难道不奇怪吗,还有你看坐在秋千上的小女孩,还是同一个姿势,这些人好像都是没有生命一样,只是机械地重复着,这样吧,跟我过去看看。”

穆小美和陆云浩悄悄地走了过去,陆云浩捡起一个石块向下象棋的老人扔了过去,石子正好击中老者的背后,奇怪的事情发生了石子竟然穿过了老者的身体,落在了棋盘上,背后留下来了一个窟窿,老者依旧下着象棋,丝毫没有一丝改变,难道他们不是人,穆晓梅和陆云浩状着胆子走了过去,只见老人依旧是微笑的样子,只是脸上的颜色,天哪,此时终于看清,原来他们都是烧给死人的纸扎人,

一阵阴风吹过周围得几个纸人,站了起来,一步步地向穆晓梅和陆云浩飘了过来,“我们又见面了,你们跑不掉了,让我送你们去地狱吧。”坐在秋千上的小女孩竟然变成了一个穿绿衣的小男孩,阴阴的怪笑,诡异的声音划破了静静的夜空,周围的蓝色花朵如同海水一般涌了过来,每一朵花都隐约可以看见一张诡异惨白的脸,看来这次是在劫难逃了。

“妖孽,住手。”不知何时老者出现了,“老东西少管闲事,催命婆婆想要杀的人谁能阻拦,知趣的赶紧闪一边,否则让你见阎王。”

“妖孽,你们作恶多端,会遭天谴的,今天我就先收拾。”一道金光直接击中绿衣男孩,顿时火光冲天,“老东西,你等着。”绿衣男孩受伤而逃,周围得几个纸人都化作了一堆灰烬。

“年轻人,老朽说的嘱咐,你们怎莫不听呢,要不是我及时赶到,你们性命休矣。”

“对不起老人家,这个村子也太诡异了,这几个纸人都是白天出现过的,难道村子里的人都是,,”陆云浩的话只说了一半,便停住了,目光打量着老者穆小美也感觉到有些不对劲,站到了陆云浩的身后。

老者微微一笑,“你们误会了,白天看到的的确是村子里居民,但是晚上看到的不一定是他们了,催命婆婆原本也是这里的居民,但是此人痴迷以巫蛊,渐渐地变得冷酷无情,竟然制造瘟疫毒害村民,出于无奈村民们将催命婆婆赶出了村子,几天之后人们在村口的大柳树下,发现了催命婆婆的尸体,她的怀里抱着一个绿衣地纸扎人,死亡的面孔竟然还保留着诡异的微笑,纸人上有几个鲜红我会回来,带你们下地狱的。”这个诅咒困扰了十年了,有的村民会在月黑风高的夜晚隐约的看见,催命婆婆在对着纸扎人,喃喃的说着神魔,后来有几个外村人,来到村子里做客,不明不白的死了,死的时候鲜红的珠子散落了一点化作一滩鲜血,奇怪的是鲜血落地化作了几个大字‘你们都得死’从此以后,怪事频发,每当夜色降临,大街上就会出现一些纸人,混在村民中间,有好几个村民无缘无故的消失,村子里闹得人心惶惶,请了一位得道高僧,在每家每户的门上贴了一些符咒,并且告诫大家天黑之后千万不要出门,可是该来的还是躲不掉,催命婆婆的法力一直在增加,还有绿衣的纸人,助纣为虐,看来这些符咒也维持不了多久了,我不想引起村民的恐慌,只好一个人在苦思对策。”

“有什莫办法吗?”

老者叹了口气说道:“办法倒是有,催命婆婆的法力来自于,她古宅了的一面铜镜,每天吸收日月精华帮助催命婆婆增加法力。”

“这还不简单吗,把那面镜子毁了不就可以了?”穆小美自以为想到了解决的办法,但是事情远远不是想象的简单,

“哎,谈何容易呀,催命婆婆的古宅,在村子西边的深山里,村民们几次寻找不仅徒劳无功,还造成了一些伤亡,那里简直是鬼蜮,太可怕了,你们身上的符咒只能回了那面铜镜才能解除,但是那里面太危险了。”

“老人家,我们不能坐以待毙,这样吧明天我们去古宅,毁了那面铜镜。”

“哎,没办法了,一年前老朽去过一次,办事没有成功,还受了重伤,这样吧这是我凭记忆画的地图,希望可以帮助你。”

夜渐渐地深了,但是陆云浩却毫无睡意,穆小美仔细地看着地图,“陆云浩,这张图的地形图复杂的,到处是悬崖,还有许多,弯弯曲曲的山谷,恐怕还会有瘴气。”

“丫头,时间不早了,早点睡吧,明天可是生死存亡的关键。”陆云浩向穆小美递了个眼色,穆小美将灯关掉了,过了一会儿,陆云浩小声地说了一句。“丫头,这事情有些奇怪,刚才我看到有个人在窗外,在偷听。”

“不会吧!”

“这个村子挺古怪的,我总觉得老者好像有什么事瞒着我们,他本身就挺诡异的,还记得村口地老婆婆说过让我们不要进这个村子,会有危险的,老者和老婆婆到底谁说的是真相,不好确定,所以凡事多留个心眼,丫头,刚才我试了一下手链,虽说摘不下来,但是却丝毫没有疼痛的感觉,丫头,刚才窗外的身影,好像是老者,我觉得他一定有问题,这样吧,我们到他的窗外去,看看情况。”

两个人蹑手蹑脚的,来到老者的窗前,屋里的烛光,诡异的摇曳着,老者脸色有些发青,表情木讷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干枯的双手在耳边摸索着什么,突然间震惊的一幕出现了,老者的双手竟然揭开了自己的脸皮,天哪竟然是一张白骨森森的骷髅头,老者解开了自己的衣服,毫无血肉的胸膛里心脏的位置竟然趴着一只黄皮子,陆云浩和穆晓梅顿时如同五雷轰顶,冰冷的感觉,一直寒冷到骨髓里,黄皮子的两只眼睛闪烁着冰冷的绿光,不多时将盘子中的鲜肉吃得干干净净,强烈的血腥味,渐渐地弥散开来,借着微弱的灯光,墙角边竟然有一口大棺材,周围堆满了一些骨头,天哪,那竟然是人的骨头,一个绿衣的纸人站在棺材旁边,事到如今终于明白了事情的真相,陆云浩向穆小美使了个眼色,然后小心翼翼退了出去。陆云浩和穆晓梅,小心翼翼的乡村口跑去,可是奇怪的是,周围的村舍都变成了残垣断壁,早晨来生机勃勃的村庄,竟然变成了鬼蜮,好不容易到了村口的时候,高大的石牌楼竟然不见了,一个破旧的木牌子上面鲜红的字记写着【死亡庄】两颗干枯的死树上盘绕着两条大蟒蛇,吐着鲜红的信子,死死的盯着穆晓梅和陆云浩。

“两位,你们大半夜的这是要不辞而别呀”不知何时老者竟然出现在了他们身后,看来是无法逃脱了。

“你这个妖怪,作恶多端,你会遭到天谴的。”

“小丫头,嘴还挺硬,不过呢,你们也活不了多久了,看看你的身后。”不知何时村口的出路,变成了一条无法逾越的断崖,悬崖下面是一条波涛汹涌的大河,黑色的波涛,发疯似得拍打着堤岸,天空乌云翻滚,更可怕的是,绿衣男孩一步步地向自己飘过来,前有妖魔,后是绝路,

“丫头看来,我们是在劫难逃了,不过这一辈子遇见你,是我的幸运,我不想死在妖魔手里,敢不敢和我一起跳下去。”

”没问题,就算到了黄泉,我还是你的房东,还会每天追着你要房租的。”穆晓梅和陆云浩相互搀扶着跳下了万丈悬崖,

【未完,待续】

查看更多:《民间鬼故事》

镀锌扇形管生产厂/扇形管、面包管、椭圆管厂家

蒸汽热敷眼罩蒸汽眼罩oem蒸汽眼罩oem

晋城内径185玻璃钢穿线管抗震性能强

不锈钢粘钉价格船用镀锌粘钉费用

Q235A进液再分布器厂家辽宁槽盘分布器生产厂家

丹参收获机珠海丹参收获机公司

儿童穴位贴加工厂家儿童穴位贴招商秦药公穴位贴

16吨程力随车吊厂家直销东风前四后八随车吊优质供应

锦州125风力发电大弯头满足市政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