闸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闸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农业科技离农民究竟有多远-【新闻】贞丰柿

发布时间:2021-04-20 13:45:39 阅读: 来源:闸阀厂家

农业科技离农民究竟有多远?

山西省一位胚胎移植专家前不久下乡为农民解决畜牧养殖科技难题,一位村民养的奶牛三年不受孕,专家要做一些常规检查,遭到了这位老乡的强烈反对:“别把牛吓着了”。山西省农业厅的专家告诉记者,许多困惑农民的问题,本来很好解决,但是由于不能理解科技意义或本身很自负,导致专家和农民很难沟通。而且由于科技培训机制、农业科技力量薄弱等问题,导致农业科技推广的“最后1公里”出现“梗阻”。虽然乡(镇)、村两级干部认真贯彻党中央、国务院“一号文件”,在科技兴农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一些地区的农民已经在科技中尝到了甜头。但农业科技对农民增收的巨大推动作用尚未完全显现,科技兴农存在结构性瓶颈。乡村干部嗓子喊哑、鞋底磨破;农民为什么无动于衷?在山西省的许多地方,乡村干部组织农民培训成为农民获取科技知识的主渠道。但记者调研发现,这种培训机制很难适应实际的需求。一方面,由于农民自身的科技意识较差,这种“打把式卖艺”式的培训很难达到预期的效果;另一方面,由于时间匆忙,对那些急于应用科技的人来说,短时间内很难掌握马上可以操作的技术。山西省祁县西六支乡人大主席杨兆清说:“2004年我们乡镇干部的工作强度是以前的2倍多。以前群众听不到专家讲课,现在又听不懂,我们就和大家一起听,一起笔记,然后再与有疑惑的村民一起交流。”这个乡河湾村党支部书记罗学芳说:“为了召集村民开会培训,我去年扁桃体发炎十多回,往往是刚好又犯,声音哑了才歇歇。”晋中市榆次区北田镇福堂村村支部书记魏有成说:“现在村里人贫富差距拉开了,主动学科技、用科技的人挣钱多,富得快;不懂、不学、不用科技的人还是老样子。但能够主动学习的人还是少数,大部分人都需要教育培训。而且有的村民怎么动员都不愿意学习,说这是浪费时间!”福堂村农民孟福顺说:“去年镇上推广苹果套袋技术,大部分村民都不相信,也不愿意投资。我抱着试一试的心理套了一部分果子,结果质量好,销售价格高,效果很好,以前从来没想到,套上袋子的苹果能长这么好,要是早几年掌握这种技术就好了;现在村里人最缺少的就是科技知识;面对新技术,如果没有技术人员进村蹲点指导,我们也不敢轻易尝试。这两年乡镇组织了一些科技服务、讲座,但我感觉很不够。”榆次区北田镇镇长李继生告诉记者:“发展果业是我们镇结构调整的重点。去年我们着重抓科学种树,重点是给苹果套袋子。镇里组织干部和技术人员对有兴趣的村民进行了培训,大规模培训有25次,人数达到5000人次。套袋苹果每公斤能卖到2.4到2.8元之间,是普通苹果售价的2到3倍,仅此一项农民人均增收60元。”镇党委书记王俊明介绍说,由于传统观念和工作人员精力的限制,新技术推广比较缓慢,去年应用新技术的果树面积还不到全镇总面积的十分之一。在目前乡镇大幅减员、财政困难的情况下,乡村干部为农民进行科技服务已经尽了全力,我们迫切需要国家能提供更好的的科技支农方式。在临汾、运城等市,记者都听到、看到类似的景象,不少群众都对“当官的”由衷竖起拇指。他们基本牺牲了双休日和节假日,南下北上聘请专家,驻村蹲点解决问题。尽管如此,许多农民还是觉得科技与他们的距离很遥远。山西省农业厅科教处处长田伟告诉记者,山西省有2000万农民,中国有9亿农民,靠有数的乡镇干部和现有专业人员每天不停地奔波,也不可能满足所有农民对科技知识的需求。哪些因素阻碍新技术深入农家?有专家指出,新技术深入农家有四难:首先是适合国情的长效培训机制没有建立和完善起来。目前对农民的培训基本上还是靠基层干部通过邀请专业技术人员讲课和个别手把手辅导来实现。专业人员所到之处,纯粹不懂的在看热闹;想听的由于时间仓促听不透彻,这样效果又会打折扣。其次是相当一批农民还没有意识到科技兴农的威力。山西省农业厅牛胚胎移植专家胡月玲说,有一次她去太原市小店区寺庄养牛村义务为农民将母牛受孕技术,村干部和当地畜牧站同志挨家挨户叫,但等了一上午总共来了两个人。村民田有忠的母牛3年不受孕,胡月玲要做一些常规检查,主人边突然阻止边说“别把牛吓着了”。胡月玲告诉记者,许多困惑农民的问题,本来很好解决,但是由于不能理解科技意义或本身很自负,导致专家和农民很难沟通。专家指出,农民科技意识的缺乏比科技知识本身的缺乏更让人心焦。第三是培训没有按照市场规律办事,很难形成双赢的互动机制。许多乡村干部反映,如果当地政府重视些,经常掏钱请专家讲课,农民来得多些,接受新技术就快些;反之亦然。即使是一些富裕农民,也很少有自己主动报考函大、主动买书学习,或主动掏钱请专家专门辅导。但是,大部分的乡镇财政本身运转已经面临“无米下炊”的窘境,不可能拿出足够的培训资金来。第四,基层农技推广力量逐年弱化,农业科技推广“最后1公里”有待突破。据山西省运城市农业局技术站分析,原有的基层农业科技推广站在近年来的基层事业单位机构改革中被弱化,管理机制和技术力量都不能适应目前农业科技推广的需要。目前基层农技推广主要存在以下四方面的问题:一是乡镇农技站管理体制不合理;二是在机构改革和小城镇建设中,农技站几十年积累起来的资产被平调或变卖,资产流失的同时也失去了服务的基本条件;三是农技人员素质不高,难以适应农业经济结构调整和农村经济发展的需求;四是农技推广工作力度减小,机构改革后,以前的“七站八所”合并为“农业综合服务中心”,农技站只是一个岗位,乡镇一级的农技人员开展工作还不如以前直接,使农技推广工作受到一定阻碍。太谷县北汪村农民耿振英说,农业调产过程中,政府******能解决配套的技术难题,能及时组织一些专家教授到村里来实地考察,对果树病虫害防治等进行科研攻关,帮助农民增收致富。如红枣的黑斑病、冻害等每年都给农民造成大量经济损失,一直不能解决;有关部门关于病虫害的预报不及时,气候气象服务还不是很到位;另外,农民富裕起来了,可农村的信息不灵通,村民也不会使用现代化的致富手段;城里人能享受到的互联网宽带等技术我们农村同样需要,政府应该组织有兴趣的人学习,尽快掌握现代化的信息技术。(小标题)山西省探索“政府播种 农民互动”的农村科教机制晋中市农民孟福顺承包3亩地种苹果树。由于自身素质高,管理好、肯投入,别人的苹果亩产2500公斤,他的能亩产4500公斤;别人果子每公斤1元,他的果子少了1.6元不卖。孟福顺说:“我自己买书看,还坚持看农业科教电视节目,笔记写了十多本。大部分的技术,包括嫁接、给果子套袋等,都是我从书和电视上学会的。”村支书魏有成说,像孟福顺这种用科技种田的人在福堂村是凤毛麟角。大多数农民还是靠天吃饭。一些农民由于不投入、疏于管理,每亩苹果亩产还不到1500公斤。据统计,经过有关部门几年来的努力,目前科技对山西省农业增长的贡献率已达到45%,但专家认为增长潜力依然很大。山西省农业厅科教处处长田伟介绍说,2005年该省将着重抓“农业科技入户”,努力形成“政府播种、农民互动”的科教机制。具体说,象上面所说的孟福顺这种主动“学科学、用科学”的新型农民将被推荐出来,政府直接和这些农民挂钩,发展成“科技核心示范户”。等他们掌握了******新技术后,通过政府协调再辐射其他农户。农业专家的角色,则由过去直接培训农民的教师,变为建造一个个辐射周边的“科技堡垒”工程师。田伟说,按照省里刚刚出台的规划,从2005年开始,山西省将用5年时间,在全省每一个行政村培育15~20个、全省培育50万个科技核心示范户,辐射带动200万农户,使先进实用技术入户率达到90%以上,科技进步对农业增长贡献率提高到50%以上。

丙烷脱氢

深圳科学高中

振业城

景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