闸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闸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明熹宗我玩得就是让人心跳-【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10:08:54 阅读: 来源:闸阀厂家

我这人,玩是带锻炼的玩,带工作的玩,带创造兼发明的玩,放厚脸皮来说一句,咱还既是大玩家又是能工巧匠哩!你还不好意思说我这是自我贴金嘞。我就不 像一些干部,为了达到升官目的,大玩“政绩工程”,大玩无耻自吹,大玩无耻贴金的事情。我是皇帝,玩就玩了,又能怎么样呢?

如果人说我不好色,只知爱斧头刨子,肯定是个枯燥乏味的皇帝。

枯燥乏味?那还是我吗?显然不是。我朱由校最忌乏味之人,我摆弄木匠手艺就是要使生活充实,我还喜欢游乐、夜宴、杂戏、射击、演艺等活动,要使一 切法子使人生的“无聊”变为“有聊”。你看在风中奔跑的少年有多快乐,他追风,风有什么?风是无聊了,他追着风跑,他快乐,他获得了有聊。咱即使活到七老 八十了,也得像少年一样奔跑在有聊的路上,像追风的少年影子一样快快乐乐的,多好!

我这辈子干了多少快乐有趣的事,我就是个追风少年嘛!

记得乾清宫的丹陛下面,有个特好玩的地方,我叫它老虎洞。

这老虎洞里幽静、雅致,曲里拐弯,欲露还藏,风生花香。洞背面是御阶,洞里清一色瓷石砌壁可供人来去。我喜欢在有月色的晚上,拉上一帮小太监进到洞里去 捉迷藏玩儿。人在洞的曲折处一躲,说声好了。小太监就贼头贼脑小心地过来捉我。此时藏在洞中花丛中的我,只闻花香袭人,又觉胸里怦怦直跳,紧张且兴奋。等 到小太监影子一出现,我以手作杀人状,“刀”一声,刺在他身上。他输了!

我从洞里出来会顺便摘几朵花纳于袖中,信步所至,人未到,便 有花香先至。人就恭恭敬敬在那儿等着我呢!我便得意地走过去,面带微笑和人家打招呼,人觉得我这皇帝还是很和蔼可亲的一个人,便背后送我一雅号,叫我花香 天子。我不反感这叫法,假装不知道,让他们叫去。反正我又不是采花大盗,有什么呀!

我还喜欢冬天在封冻的西苑湖面上滑雪床,宫里人反对,说:皇上,那多危险呐!万一冰裂了掉下去怎么办!我笑笑,不以为然道:没事。一招手儿,小太监们帮我扛着雪床往湖面上一溜烟欢快地跑过去。

我大大咧咧往雪床上落下屁股,小太监总要再三叮嘱,皇上坐稳喽,皇上可别歪着身子,皇上可千万坐稳喽!我便不耐烦,已等不及了———?唆什么,快拉吧! 小太监便齐唤一声“拉喽!”便兔子般拉着雪床在冰面上狂奔,我坐在飞快的雪床上,兴奋得大呼小叫,刺激得很哩。那体验,真他妈的一级棒。

春天到了,我喜欢游湖,和小太监在湖上摇桨划船,也是很惬意的事儿。

记得一回我亲自操桨在太液池上行船。我说你们都一边去,我自个儿划着自个儿坐。没想竟出了“洋相”,被一阵大风刮得船在水上打转,我一慌神,人往一边靠,重量失衡,船竟翻了,让人捞起来,早咕噜了一肚子又苦又涩的池水,险些把命玩丢了。唉!

人们搞不懂,像我这么个好玩乐的皇帝,怎么不好女色,是不是“下三寸”有难言之隐?

我负责任地对你们说,啥事没有!

我就不好那个,怎么着!当然我也会跟宫女们玩,比如晚膳时,我经常叫人在膳厅门框上系个小银铃儿,着人鸣鼓吹笛,便让侍膳的宫女们用手帕蒙上双眼去摸那铃儿,摸不到的罚站去,摸到的奖这银铃给她。

宫女们嘤嘤咛咛娇滴滴一团摸这摸那,看得我高兴,膳也忘了用,摸了一个,再系一个银铃,有时一搞就一夜。

这种活动有趣,终不比做木匠活儿乃至其他,玩打猎多好玩呐射击多好玩呐,世上好玩的事多着呢!看你会玩不会玩。我玩的快活事多,糗事也有。湖里翻船是一 桩,还一桩,是我平素最拿手的玩弹弓、放马铳打狐猎兔射鸟什么的。我的眼力不错,既不近视也不远视,瞄准一只树梢上麻雀,“啪”一声,那雀儿准一个跟头栽 下来,太监便欢呼雀跃叫我一通万岁万万岁。他妈的,我哪能万什么岁呀,上一回差点让水给淹死对不对?这一回我在宫里玩放铳射击,没想一旁有位老兄连放几 铳,铳被高温烧断,把个左手炸掉了,害得一边的我也受了伤,一养伤几个月时间,啥也玩不成,这不害人嘛?

还一回打猎中我干了次愉快 事。那次事先是安排到太学搞视察调研,我带宫里办公厅几个太监在那儿转了转,吩咐好好弄出个调研材料,就急着想去打猎,原本办公厅的奴才安排我跟太学的负 责人一块儿喝喝茶座谈座谈,我说免了,废话套话就不说了,省着点吧!便让魏忠贤展开下个活动,直奔围猎场而去。

老魏有点不知天高地 厚,打猎时候竟拍马抢到我前面去了,他不知道奴才拍马屁得跟在马后边吗?他竟让我在了他的马后,要我吃他的马屁呀!狗奴才,我挽弓搭箭朝老魏的马就射了一 箭,我说过我的眼力不错的,这一箭就把那马给射翻了。正得意忘形的老魏一个狗吃屎栽到地上。我拍马过去轻描淡写地说:怎么了?

老魏这奴才脑子就是得转,他说,没,没啥。是奴才的马……绊,绊了一跤。

噢,我严肃地对他说,那以后可得小心喽!

老魏当然明白我话里所指,忙诚惶诚恐地说:奴才一定小心一定小心。

我扔下一句“那就好”,拍马而去。我心想,魏忠贤,你当我朱由校是傻瓜吗?老虎不发威还以为是病猫呢!

我是玩着也不忘正事的,比如军事乃国之大事。

我一皇帝,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

军事能不关心嘛,能不带头为全军做做示范嘛!其实我喜欢军事,尤其搞演阵操练活动,我就在宫里常搞“军演”,让全军都知道我对军事的重视,收效甚佳。

我的军演活动是这样搞的,将宫里太监、宫女全部组织起来,言明军事纪律,强调一旦战事发生了,你们都是兵,兵就得有个兵样,得懂得战阵。我把三百名太监 组一队,由我亲自率领,将三百名宫女组一队,由我老婆张皇后率领,男左女右,各执龙凤旗,两军对垒,操练开来。一次,两支队伍都整好了,却见凤队的司令张 皇后不在,我说怎么着,这司令官都不在还怎么打仗啊!把张司令给我叫来。

好半天,“张司令”才来,对我说,她肚子痛,来那个了。

我说,你来“例假”了也得先跟我请个“假”嘛,总不能自己放自己的“假”吧!

看在夫妻份上,我批准她去休假。

回头在凤队中挑了一位丰满高大的宫女阵前突击提拔她做了司令。两队便各持器械,在操场上你冲我杀,练得好不热闹,我看着满心快活,嘴里不住喊:冲啊杀啊胜利了———

与这些热闹事相比,我也没忘了偶尔上树捕鸟掏鸟蛋的乐趣,更喜欢在夜宴的繁华热闹后,独个儿欣赏杂戏。

我那时没电影电视电脑,我的睡觉地方陈列的是各种杂戏。我常常躺在帐里,兴致勃勃观赏的不是肥皂剧,而是帐内纱灯上的各色彩绘,像双龙戏珠图呀狮蛮滚珠图之类的。

我还在水傀儡戏方面搞了发明创造,设计了一个方形铜池。

池长宽各三方,贮水,上浮竹板。各种傀儡置于竹板之上,池侧设帐幕,小乐队的人全躲幕后,然后一开动机关,傀儡自然活动起来,乐队就演奏,人还在后边捏着嗓子代傀儡对台词儿呢。

这傀儡戏拿手的代表作是《东方朔偷桃》,还有一出《三宝太监下西洋》,那代“郑和”配音的小太监特精神,在宫女眼里,简直就一大明星了。他真把自个儿当郑和了,哈哈,小样儿。

另外,我还发明了一种缸水戏,在盛水的大缸下头凿一大孔儿,设置机关,用机关操纵缸中的水让它泻似瀑布,散若飞虹,又可喷起直上,状如喷泉,泉头上有一小木球在水尖上欢跳,让人。

———我这人,玩是带锻炼的玩,带工作的玩,带创造兼发明的玩,放厚脸皮来说一句,咱还既是大玩家又是能工巧匠哩!你还不好意思说我这是自我贴金嘞。

我就不像一些干部,为了达到升官目的,大玩“政绩工程”,大玩无耻自吹,大玩无耻贴金的事情。我是皇帝,玩就玩了,又能怎么样呢?

我朱由校玩得聪明、玩得让人心跳,也是没办法的事儿。

免疫细胞疗法治疗费用

中国nk细胞疗法一针多少钱

NK生物细胞免疫治疗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