闸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闸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姜洋震怒七部委全国彻查变相期货

发布时间:2021-10-25 16:52:32 阅读: 来源:闸阀厂家

姜洋震怒 七部委全国彻查“变相期货”

姜洋震怒 七部委全国彻查“变相期货” 更新时间:2010-7-11 0:03:16   编者按/ 大股东郭远峰卷款亿元潜逃美国,使得落户在北京市西城区的华夏商品交易所在2008年彻底沦陷。与华商所一起沦陷的是国内所有大宗商品电子交易市场的市场信誉与出入金安全问题,此后,大宗商品市场监管风暴骤起。2009年12月初,国家工商总局以232号文要求“全国禁止新设立大宗商品中远期交易市场”。  进入2010年,商务部继国家工商总局之后,再度发力整顿大宗商品市场。被大宗商品市场称之为“国六条”的商务部《中远期交易市场整顿规范工作指导意见》出台,扼住了大宗市场违规交易的咽喉。6月,发改委等多部委发文,要求严厉打击游资炒作农产品价格。6月下旬,证监会主席助理姜洋亲率国务院大宗商品交易市场检查小组对全国主要地区的大宗商品市场进行了突查,一时间,全国的大宗市场“风声鹤唳”。相关专题详见B2~B3  除了早在2006年就对大宗商品中远期电子交易市场做出“变相期货”的定义之外,中国证监会终于在这一原本不归自己管辖的领域再次出手。  2010年6月26日,姜洋,证监会主席助理,率国务院大宗商品交易市场检查小组进入山东。  在对排查方案再次细化后,28日,由证监会、商务部、国家工商总局、国务院法制办、银监会、央行、公安部组成的调查组,进驻山东省潍坊市下属的青州市华东饲料电子交易市场。  “当天姜洋就拍桌子了,让我们没想到的是,第二天,他不光拍了桌子,还站起来声色俱厉地给予了痛斥。”山东当地某官方人士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也感叹电子交易市场存在的问题“真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  与此同时,国务院七部委组成的多路联合检查小组也奔赴上海、长沙、北京、重庆等同样存在诸多电子交易市场的城市,展开彻查。  据悉,此番检查,主要针对年初商务部下发的《中远期交易市场整顿规范工作指导意见》进行落实检查,而调查组所发现的问题,远比想象的要严重得多。  彻查虚拟资金入市,姜洋拍案  6月28日,姜洋的第一站,潍坊市下属的青州市华东饲料电子交易市场,检查组一行24人。  “当时检查小组兵分三路,第一路直奔资金托管银行,摸底调查出入金数据,同时对所有的资金数据进行了拷贝;第二路进入交易所后台,打开交易系统,复制了所有的成交数据和后台资金来往数据;第三路则分别与交易所负责人、主要部门管理层座谈,察言观色间,了解到了交易所对未来的计划,以及他们自己认为交易所目前可能存在哪些问题。”  前述陪同姜洋检查的山东当地政府人士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这样的检查路径和排查手段,远远超越了此前由省、地、县三级政府或商务部门组织的任何一次检查力度,在当地震动巨大。  这位人士说,姜洋在华东饲料检查期间,在看到核查的有关数据后,当场就非常生气地指出:该市场存在虚拟资金入市问题。  对于检查组的检查情况,华东饲料总经理王金凤则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我与姜洋主席助理沟通了许多问题,总体感觉气氛还是比较融洽的。”王金凤说,大宗商品中远期电子交易市场目前是弱者,在姜洋等一些很专业的期货界人士看来,由于中远期现货和期货的交易原理以及操作手法非常类似,甚至是相通乃至完全一样,故而被此类人士看做是变相期货。  “个人认为,中远期现货与期货的服务对象有着本质区别,尤其是华东饲料,拥有非常强大的现货背景,并非空对空,因此从产业层面看,我们是没有问题的。”王金凤说,早在2008年,该市场就与银行签订了第三方监管协议,资金是非常安全的。  不过,记者在将王金凤以上反馈转述给山东省商务厅市场建设处有关领导时,后者认为,华东饲料在避重就轻。“我们主要查的就是虚拟资金问题,按照国家政策规定,中远期现货的交易资金保证金比例必须达到20%,事实上,他们没有做到。”  前述陪同的山东当地官员表示,如果说6月28日在华东饲料的检查工作发现的问题还算小的话,6月29日,姜洋一行在寿光汇利通电子交易市场的发现,绝对称得上震怒。“我们从银行账户上调查出来的资金只有100多万元,但他们在交易过程中持仓资金的规模超过1000多万元。”前述山东当地官员解释说,这意味着,汇利通市场严重违反了交易保证金不能低于20%的红线,将交易杠杆放大到了十倍以上。反过来看,也可以理解为,该市场虚增交易资金上千万元,即交易所在用虚拟资金与真正投入了真金白银的交易商在对赌。  “你们太可怕了!简直无法无天!”姜洋当即拍案而起。  当天,姜洋在潍坊还检查了寿光蔬菜电子交易市场、三盐电子两家交易所。“整体感觉非常糟糕,比预想的问题要严重得多。”前述陪同检查的人士称。  属地管理施压地方政府  与姜洋查潍坊同一天进行的,是山东省商务厅副厅长王德福、市场建设处处长王洪平等另一队人员对日照市部分市场展开的核查。  2009年下半年以来,屡屡被媒体聚焦的山东龙鼎大蒜交易市场就位于日照。迄今为止,沉淀于该市场的诸多交易商仍无法取出保证金。  据日照市副市长万同公开介绍,日照市提出的目标是打造中国电子商务之都,而龙鼎电子盘在全国办事处一度多达160家,龙鼎电子盘的处理和出路直接关系到日照市的发展定位,也关系到全国1.1万交易商的利益和龙鼎电子商务市场的命运。  不过,据记者了解,在此轮由国务院七部委组成的联合检查小组进驻山东后,并未前往日照。“姜洋也希望去日照看看,但省上领导的意思是,集中在潍坊的电子交易市场更多,更需要国务院检查小组的核查。”山东省政府一位工作人员私下对《中国经营报》记者称。  而在被姜洋亲临检查的几家潍坊市下属电子交易市场负责人看来,“省里明显在护犊子,他们知道日照龙鼎的问题早已曝光,而潍坊从来没有出现过大的问题,应该会更安全、更顺利地通过核查。”  不过,对此,山东省商务厅市场建设处处长王洪平有不同的说法。“之所以由山东省自己组织力量前往日照核查,关键还是在于姜洋主席助理带来的人手太少。”  据王洪平对记者介绍,按照行程安排,国务院联合检查小组在山东期间,将奔赴济宁、日照、烟台、潍坊、德州、临沂、青岛等7市展开检查,也可能只是抽查。  “所到之处,主要还是依据商务部等六部委于年初下发的《中远期交易市场整顿规范工作指导意见》开展工作,逐一核查该意见中提出的6条内容的落实情况。”王洪平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在此番整顿工作中,最主要的原则是“属地管理”,无论是在日照还是潍坊,山东省都要做到属地之内,所有的大宗商品交易市场没有违规。  但从检查情况看,无论是在日照、潍坊,还是姜洋一行6月30日在青岛的检查,所有的市场都存在或大或小的违规以及落实“国六条”不力等问题。  日照龙鼎大蒜电子交易市场资方负责人苏祁东在电话中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龙鼎的问题正在逐步解决,至于如何尽快落实国六条,需要一个过程。”他拒绝对政府检查事宜以及发现的问题进行评价。  “山东市场,到底存在多少问题,不得而知,但我们知道,无论2009年的沂蒙山花生事件,还是迄今都无法平息的日照龙鼎大蒜事件,都说明山东的确存在很多问题,亟待规范。”某华东市场的负责人如是对记者评价。  坊间消息称,经过此番整肃,山东省内报备至商务部的19家电子交易市场,在未来两年内,大半将难获通过。  突击检查难促行业自律  山东之外,全国亦然。  6月30日,另一路国务院联席检查小组进驻到了上海大宗农产品交易市场。“和山东差不多,他们拷贝走了所有的后台交易数据和银行出入金数据。”该市场总经理费建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他们要求我们在整改中发展。”  7月1日,天津市保税区大宗商品交易市场也迎来了国务院联合检查小组的检查。“从工作流程看,国务院大宗商品中远期电子交易市场核查小组没有盘查我们的后台,也没有拷贝交易数据,更没有按照国六条来逐一核对。”天津市保税区大宗商品交易市场总裁周臣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所有这些动作,让他感觉,与传闻中姜洋在山东掀起的整肃风暴相比,力度明显小一些。  来自北京、重庆、河北、浙江等地的多家大宗商品中远期电子交易市场老总也纷纷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由七部委组成的国务院联合检查组已经在上述地区展开督查、核查,“但检查主要还是座谈,在部分市场核对了托管银行的出入金账目记录,但鲜有进入交易所后台,直接拷贝数据的。”  据悉,刚刚在山东发威的姜洋,也于7月2日赶赴广东,开始彻查当地市场。  对于山东在此番七部委检查中的遭遇,其他地区的交易市场老总在表示理解之余,也有震惊。“山东的确是重灾区,但看起来,姜洋这次检查的力度有点儿太大了,这么搞下去,不仅仅是山东的市场会全部死掉,我们整个行业,都将因为山东一些市场的违规,遭受到灭顶之灾。”  某市场老总称,当国务院联合检查组进入他的市场后,一些官员与他私下沟通时也表示,尽管全国范围内在联合检查,但问题的关键在于,七部委之间各自行使什么样的职能?哪些职能属于临时性行使?七部委之间究竟谁是牵头人?这些问题都没有明确,“即使是联合检查,也不会刀刀见血。”  而一家不愿具名的大宗商品市场老总直言姜洋到山东检查,本身就是不合理的安排。他表示,从姜洋历任证监会机构部主任、上海期货交易所总经理、证监会主席助理的履历表上来看,姜洋可称期货专家。“姜洋太懂期货了,所以他看任何中远期现货交易行为都是期货,而如果按照期货的标准,中远期现货市场无疑都是期货资金的分流者,我们抢走了期货交易所的饭碗,他们当然不愿意。”  不过,此番被彻查的交易市场老总们不得不承认的事实是,姜洋在山东的确查出了一连串儿疑难杂症,而这些问题,在全国90%的此类市场中都具共性。“国家应该尽快出台《中远期电子交易市场管理办法》。”记者在采访中,不少大宗商品中远期电子交易市场负责人如是呼吁。  早在2006年,《中国经营报》记者就获知该“办法”已由商务部开始起草。而在今年两会前夕,一度传言该“办法”已得到国务院主要领导签署,但迄今未公布。“有了办法可依,国家如果能够尽快明确监管主体,大宗商品中远期电子交易市场的问题才可能真正得到解决。”山东省商务厅市场体系建设处副调研员刘述平对《中国经营报》记者称,联合检查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应该有相应的管理办法,引导行业健康发展,解决行业深层次问题。  证监会一位内部人士则指出,“七个部门联合查,不是说都要管,将来肯定还是只归一个部门来管,联合调查只是方便出调查结果,最后得出一个总的研究性东西,至于会不会出台相关法规,目前不得而知。”证监会一位不愿具名的人士对记者说。显然,谁来主管,暂无定论。 声明:本频道资讯内容系转引自合作媒体及合作机构,不代表自身观点与立场,建议投资者对此资讯谨慎判断,据此入市,风险自担。

扬州链条型网带厂

扬州人字型网带价格

长城网带厂家